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山白鹤 人生之路

平平淡淡,从从容容才是真,幸福就在平凡中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刻骨铭心的爱【原创】  

2013-12-12 02:33:17|  分类: 《那年,那月,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城市住久了,总想着乡村的宁静,在一个凉爽的深秋,背着简单的行李,又走在家乡的山间小道上。贪馋的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欣赏着别有风味的秋色。那一片片玉米地里,一棒一棒的玉米,抖动着胡须,裂开了嘴,露出了一排排整体的黄牙。玉米地边的塄坎上,柿子树上的叶子被秋风刮走了,光秃秃的枝条上,挂满了圆圆的红灯笼、塄坎下,那一凹一凹的稻田里,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,抬不起头。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清香。山坡上,满山的野菊花黄灿灿的,就像飞舞着无数的花蝴蝶,在微风下颤动着翅膀。蓝天白云下,阳光柔柔的就着秋风沐浴着脸腮,我陶醉在家乡的秋色里!

突然,好像听到了有人的哭声,我顺着声音走去,从背影看到一位老人家,正跪在一个长满荒草的坟堆旁,一边用树枝拨拉着正在燃烧的纸钱,一边数说着,“小燕子,我来看你了,我欠你的情,今生怕是还不上了,只有等来世在还!我现在还能做到的;就是来看看你,和你说说话,给你送来你最爱吃的柿子柿饼……"我走路的脚步声惊动了他,他转过身来,吃惊地看着我,满脸的鼻涕眼泪,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,“你是小喜叔吗?”他看着我,盯了好一会儿,终于认出了我,“是蓉蓉吗?好多年没见了,你回家来了”我看着他那苍老的面孔,说:“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,你还常常来给她烧纸吗?”他说:“小燕子是因为我才死的,我一辈子都欠着她,能不来吗”

我看着他那满头的银发,饱经风霜刻满沟壑的脸,粗糙的手背上曝出一根根粗粗的青筋,往事慢慢浮上眼帘。当年才二十岁的小喜叔,英俊潇洒,一表人材,见人开口笑,说话脸就红,惹得好多姑娘都喜欢他,可喜欢归喜欢,就是没人敢嫁给他。因为他的母亲得了一种很可怕的病去世了,那个时代,谁家里有人得过这种病,在乡下是很忌讳的,大家像避瘟疫一样远远躲开、连他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害怕,搬出去住了,留下他和一个哥哥大喜两个人相依为命。

就在这时候,小燕子来到了他的身边,不管他的身世,不管别人的闲言碎语,深深地爱上了他,他那颗饱受歧视,冷漠,孤独的心,就像久旱逢雨露、得到了慰籍。两个人来来往往,形影不离,难分难舍……后来,小燕子的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,坚决反对,说:“别人回避都来不极,你倒好,还想嫁给他,你不怕,我们还怕,你再敢和他来往,打断你的腿”小燕子说:“如果不让我和他来往,不准嫁给他,那我就不活了,反正非他不嫁”家里人说:“那你就去死吧,还以死要挟,威胁我们,谁惹的事谁承担,不要连累家里其他人”就把她关在家里,不准出门,她眼看着希望破灭,就趁家里人出去下地干活之时,穿戴整齐,用小刀撬开门,跑了出去,抬脚跳进了门前的大河,只在河边的石头上,留下了一双还带着体温的鞋。她妈妈抱着那双鞋哭得死去活来,说“我们也只是说着吓吓你,谁知你当真了”全家人浸沉在悲痛中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!……

小喜叔不吃不喝,在家里躺了几天,后来不见了,他哥哥大喜托人到处找,再也找不到,音信全无。几年后,报纸上登载了一个消息,说有一位青年自愿到没人想去的山区,当了一名小学教师,愿把它的青春年华贡献给山区的教育事业、号召广大青年学习他这种奉献精神。有人说:那就是小喜,有人说不是,名字对不上。回忆到这儿,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,我问:“这些年,你到哪里去了,当年报纸上登的是你吗?要是,你为什么要改名字”

他说“是我!哎!说来话长,我当时不想让人知道那是我,就隐姓埋名,躲进了深山,通过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介绍,认识了那个村子里的支书,慢慢熟悉了,就和他商量办学校的事,他说:“事倒是个好事情,这里山大沟深,孩子们确实没地方上学去,可交通不便,地贫山薄,沟沟凹凹只长核桃柿子树,又卖不出去,”我就又软缠硬磨说:“让有孩子上学的家庭,每家拿出几升核桃,等上山收山货的小贩来时卖掉,我再拿出我的全部积蓄,”支书终于同意了。就这样,在山村的家庙里!办起了简单的学校。和孩子们在一起,我心情好多了,慢慢的也适应了那里的环境,就把全部的心思扑在教学上了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那位亲戚和我说:“成个家吧!你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,一个人过,我知道你的心事,可人死不能复生,她活着的时候那么爱你、现在地下有知,也希望你过的好,不希望你孤零零一个人过吧,时间长了,慢慢就会忘掉过去的一切。支书家的独生女儿,很喜欢你,那个姑娘人也很贤惠,年岁相当,和你很般配,你要在这里生存,想干点事、离了支书的支持是不行的,”那位亲戚也是好心,在矛盾中,又过了一段时间,经过思前想后,最后终于和那位姑娘结了婚。后来我们就有了孩子,再后来孩子也慢慢长大了,老丈人老两口子也过世了。我想,叶落归根,总不能在大山里待一辈子吧。就带着老婆孩子又回到了这里的家。工作也调动转回老家就近的学校,也能常常去看看可怜的小燕子。我好几年前就退休了,儿子也已大学毕业,在城市就业安家。让我们搬去同住。我留恋这里的家,也方便常常去看看小燕子,逢年过节送点吃的,去烧张纸,陪她说说话,老伴自己去给儿子看孩子去了,有时也回来看看我,我在这里种点菜,到处转一转,再来陪小燕子说说话,这不,就碰见了你……”

我已听的泪水哗哗,絮叨了一会儿,告别了老人,一路上我都在想,小喜叔真是个痴情的人,现在这种人不多了……可惜了小燕子、要不寻短见就好了,多好的一对有情人呀!不过,有小喜叔一辈子的牵挂,在地下的小燕子有知,也可以瞑目了!

真诚的祝福!所有天下同甘共苦,患难与共的夫妻们,伉俪情深,幸福美满!

注【旧作新改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7)| 评论(1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